不给地方增加负担
2018-09-07 00:45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一粒种子,只有扎根沃土承接地气,才能开花结果;而一个文艺工作者,只有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,艺术之树才能常青。

李亚威是一名党外人士,每当国家民族有难之时,她和执政党同呼吸共命运,自觉付出力所能及的行动。

2003年10月16日,大姚县发生6.1级地震,房屋成片倒塌,人员伤亡。正在深圳开会的李亚威一听说,马上委托人将1000元送到救灾指挥部,成为全州捐款第一人。那段日子,她奔走于市政协、民进、文联等机关单位,发动各界人士捐款捐物,连夜打包装车运往大姚,第二天飞往昆明,赶到震区一件件分发到灾民手中。

今天,李亚威梦想依然,仍匆匆奔走在大山与大海之间,楚雄的山,深圳的海,义重如山,情深似海,山海牵手心连心。

2008年9月,在双柏县彝寨拍摄现场,李亚威发现有个小女孩没穿内裤,一打听是“留守儿童”,父母长期在外打工,心被刺痛了。夜里,她脱下背心,缝制了一条短裤,离开时又留下现金,请妇联干部买些短裤送给女孩们。返回州里,又找有关部门反映和建议,很快,一个“关爱女孩”行动在偏远彝乡展开。

彝族人说她采到火后,化作千万火把中的一束,照亮天地也照亮自己。她唱着彝族的歌谣,与村寨老乡相亲相守,或许这就是她长年如一日,默默坚守、无怨无悔,其精神支柱与幸福感之所在。

作为一个著名编导,她拍过“平民歌手”丛飞,拍过“苍生大医”郭春园,拍过曾柳英和“爱心一族”,拍过无偿献血的志愿者,拍过平湖巾帼志愿互助会的女人们,她说,“每拍一部片,我都被片中人的精神所触动,所震撼,所感召,于是自然而然成为一名文化义工。”在丛飞和邢丹去世后,李亚威一直照顾着他们的女儿,教她小提琴,在母亲心中,小飞飞和玛嘉加朵一样有光明前程。

2012年1月,李亚威带着电影《荞麦花开》摄制组,来到武定县白路乡选景,看到村寨风景优美,但卫生状况极差,便和深圳爱心企业家联手出资,以“首届乡村环境卫生评比大赛”为平台,推动“美丽乡村”建设。起初乡亲不理解,说农活家务忙不过来,哪有空像城里人搞卫生,她就跟着乡镇干部走村串户做工作,当500至6000元不等的奖励方案一公布,村民积极性高涨,男女老少齐参与,从河流清淤、森林除污、村寨保洁到个人卫生,短短半年,环境卫生大变。

如今,板凳山小学的孩子利用假期上山采蘑菇,等晒干了,寄到深圳“李妈妈”的家中;每年石榴、核桃结果的时候,暑立里的老村长就驾着毛驴车,成麻袋地捎到州委宣传部,再转给深圳的阿俵妹。

13年来,她为彝州创作拍摄了大量宣传文化精品,不仅从未获取分文报酬,相反克扣自己,一再节衣缩食,将自己在深圳、广州拍摄广告所得,不断地贴补当地支出的不足。为了往来方便,不给地方增加负担,让进城老乡好落脚,在楚雄的学生和有创作思路的同行有个聚集地,多年前她在楚雄买了房子,并把老父母接过去,既照顾玛嘉加朵,又安享晚年,民族大家庭其乐融融。

深圳30余年栉风沐雨,从一个边陲小镇跃身成为现代化大城市,离不开全国各地的支持和帮助,如何感恩改革开放,怎样回报全国人民,将一座城市的大爱延伸到偏远贫困山寨?深圳人在思索,在行动,李亚威就是其中一员。

没有比这更接“地气”的生活素材激发艺术家的创作灵感了!在深圳市委宣传部推动下,李亚威开始追拍一部人与自然生态环境的纪录片《彝乡赛事》,将镜头聚焦大山深处的新鲜事。

2006年5月,李亚威在老木坝村拍电影《油菜花开》,看到村里找本像样的书都难,恰好收到从深圳汇来的21000元稿费,马上捐出来建文化室。老木坝村史上首个文化室开张之日,十里八乡轰动了,乡亲们奔走相告,怀抱壮鸡来祝贺,比过年还热闹。消息传开,深圳市文联组织艺术家前往采风,捐上电视、dvd及各类书籍,而云南、昆明的文化工作者也加入爱心行列。

蛇年春节,记者走进牟定县腊湾村已故“玛咕舞王”起万福的家中,李亚威给这家人带来了一个千元红包,舞王82岁的老伴还记得,李导当年为拍《腊湾舞者》,前后8次到过她的家,“每回来都围着火塘,吃我做的苦菜粑粑蘸蜂蜜,前年老头子过世老是喊,李导李导几时来呀,等你拍我跳舞呀。村长就哄他李导来过了,进寨子拍玛咕舞了,他才放下心走了……”

她的故事感动了同行,为了一份感动,著名歌唱家宋祖英为《火之舞》义务演唱主题歌,深圳作家邓一光、摄影师徐红亮创作拍摄《荞麦花开》不取分文,书法家方斌、作曲家黎中信、演员野芒、剪辑师王茹等,不计报酬地成为彝州文化传播者。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hitautosurf.com斗地主单机版免费版,单机斗地主(六月)旧版,4399小游戏大全斗地主版权所有